行事曆
首頁 學習分享 心得分享 即時分享 文章內容

寧靜從我做起

即時分享

圖 / 全球心寧靜教師團文 / Allen

寧靜從我做起

心寧靜東區教師研習-學習心得

2017/12/9(六)

學員:Allen

 

捷運誤點

一早起來,原本預計前往礁溪國小,參與心寧靜東區教師研習的行程,卻意外被捷運誤點給打亂。連站務人員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所有人都被困在捷運站內。第一次沒捷運搭,計程車搶不到,所幸最後擠上一輛人滿為患的公車。緊張、焦慮是有的,但因為長時間的訓練,即使在這樣的狀態下,也不致於讓我火爆失控。對照車站內的火爆人群,我感謝禪修給我的恩典。

我擔不擔心遲到呢?我是擔心的。我很清楚覺察擔憂,並接納它,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在接納下,情緒緩和,回歸純粹一念,行動,前往轉運站。

在幸運女神的眷顧下,我最後一刻,最後一位搭上七點的車,從台北往礁溪出發。在上課過程中,我發現相對於傳統禪修,寧靜一分鐘是非常適合初學者與小孩子的。透過指導語的提醒,可以迅速減緩負面能量的增長。如心道法師所言:「寧靜是宇宙最大的能量」。

噴火龍老師

第一位講師,是傳說的教師團副團長國賓老師,其以幽默的自我介紹登場,讓人印象深刻。他說學生稱他為聲控的活火山、噴火龍(有學生的圖畫為證)。何以故?因他只要一聽到學生的吵鬧,他馬上就會「變身」。然而他一直都不知道他是那麼容易生氣的人。

國賓老師說從小深受儒家教育思想,不能輕易生氣,卻因此隱藏情緒而生悶氣。有次,他太太看他臉色不佳,便問他說:他在生氣嗎?他馬上爆發急於否定:我哪有生氣,我沒有生氣。說完,全場爆笑。

後來接觸到心寧靜,到後來進階的平安禪,對他有很大的幫助。於是在推廣寧靜運動之時,「寧靜手環」是一個可以幫助初學者迅速入門的工具。紅白兩面的寧靜手環,當手環的白色面朝外,表示心寧靜,願意關心別人。手環的紅色面朝外,表示心浮動、不寧靜,需要別人的關心。從某個方面來說,這也可以防止許多悲劇發生。

根據實驗研究,每個習慣養成至少需要21天。之前威爾.鮑溫牧師《不抱怨的生活》提到,他發起了一項「不抱怨」運動,邀請每位參加者戴上一個特製的紫色手環,只要一察覺自己抱怨,就將手環換到另一隻手上。透過這樣的覺察,可以中斷思考和感覺結纏交疊的動能,能從紛亂的情緒抽離出來,爭取緩衝空間,避免主導恐懼的杏仁核的立即反應。

想了解這方面更多的知識,可參考《康健雜誌》〈理解憤怒從何來,你也能控制負能量〉。

 

寧靜手環三步驟

「戴、翻、說」是寧靜手環實行的三步驟。其實光是要養成戴上和翻轉的習慣就要常常提醒自己。國賓老師提到很多實行成功的案例,其中一位個案,他有天跑來跟國賓老師說,我以經不知道我到底是寧靜還是浮動了。國賓老師很疑惑發生啥事?原來,個案非常認真翻轉手環,紅色的部分完全被磨掉,正反兩面都是白色的。而事實上,這樣的認真,早就是讓他常常處於寧靜狀態了。

寧靜日記

配戴手環還可搭配每天或每週寫寧靜日記(可用文字或圖畫表示,有單張與單本兩種),提供配戴者記錄自己心的覺照與情緒。藉寧記日記,老師或家長可對學生有更多了解與關懷。

國賓老師有個善於繪圖的特殊學生,有天,他交來的日記是用黑筆亂塗鴉,一團亂。看到當下,國賓老師又要活火山爆發了!但,學過寧靜的他,懸置成見,停止任何評判,先去詢問那位同學。後來才知道,原來當天他心情非常混亂低落,圖畫完全表達出他的心境。那時,國賓老師慶幸自己沒有先入為主,且得以適時協助那位同學。

有次,在校園推行心寧靜一分鐘時,有學生說那聽起來像鬼叫。當下,國賓老師錯愕,以為學生在找麻煩。後來國賓老師想起前陣子很夯的阿德勒心理學:「要在他做錯時,看見他對的地方。」學生做對的地方就是「說實話」--說出他們真實的感受。

接下來,月花老師介紹七支坐法,實際帶領九分禪;並於下午帶領我們直接做寧靜之歌帶動唱、六式平安功法,及行禪。兩者皆屬於動中禪。平安功法類似拉筋伸展,幫助我們在這寒冷氣候中,疏通氣脈。

火爆俠女

最後是老師推廣的成果分享,其中有位鎂鎂老師和猴子團長老師令人印象深刻。

聽鎂鎂老師講話,就知道她是個行動派的火爆俠女。有次,她準備依照慣性反應,劈哩啪啦對一個調皮學生發飆時。那一刻,校園迴響寧靜一分鐘的音樂,師生都很遵守,當下靜默,依循指導語寧靜下來。她回想著說:當時她看著那學生,而學生也等著下一刻被飆;就在那結束瞬間,她靜下來對學生說:先上課,之後再處理。學生有點呆掉,大概也想不到能逃過一劫吧。

鎂鎂老師請學生畫圖和寫字,並錄影,來表達學習寧靜一分鐘的感覺。我們看到學生的分享,都覺得欣慰。

插一個案例,我忘了是哪位老師的分享:有位學生要上台比賽表演音樂,因為太緊張了,整個人處於焦慮不安的狀態。於是,她想起曾經練習的寧靜一分鐘,讓她寧靜下來。上台時,讓她發揮應有的水準,獲得非常好的佳績。

 

猴子軍團的反擊

接下來是猴子軍團團長-黃照恩老師(印象太深刻了!)為何叫做猴子軍團呢?看看那群國中男生,你就知道了。團長本身也是一座會移動的活火山。當時,他初推廣時,不知道如何帶領,便直接放寧靜音樂。於是,沒啥效果,反而造成反彈。他便在教師團提出,於是團長慧慈老師親自前往觀察與教學,這才發現,學生根本不懂寧靜為何物?為什麼要做這些事。

知道問題癥結後,猴子軍團團長重新整頓,在徹底的實施下,有了莫大改善。原本,秩序與整潔比賽的獎牌都與他們班「絕緣」,這是團長心中永遠的痛。後來,他們班屢屢得獎,並且於全校模擬考中,連續三次第一名。這樣的奇蹟,大概也是當初意想不到的。

 

境教更大於身教

最後在場學員回饋時,發現有不少不是初次接觸者。有些老師提出實行成效不彰的部分出來討論,我發現這很重要。當然,除了校長本身必須大力支持外,也需要讓老師明白這活動的影響效益。畢竟,老師配合與否,是很重要的關鍵。在趕課的壓力下,很多老師不太願意花費時間在這上面。所以,要讓老師深入其意義與效益,是值得去思索的部分。

另外,有些學校為了配合形式,在音樂響起時,吹著哨音催促學生,如此反而破壞整體。也有其他信仰的學生家長,認為「合掌」的宗教意味太強,於是學校為了和諧而拿掉這動作。

然而,這一切的關鍵在於老師。學生就像影印稿,而老師與家長就像是原稿,影印稿不佳,該省思的是誰呢?國賓老師一開始就提到:「寧靜從我做起」。影響力來說,身教大於言教,而境教更大於身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