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事曆
首頁 學習分享 精選文章 不同觀點 文章內容

「阿彌陀佛」的深義(下)

不同觀點

圖 / 佛學多媒體資料庫文 / 陳玉璽著、慧命成長學院摘要

「阿彌陀佛」的深義(下)

如前所述,「阿彌陀佛」所代表的無限生命(無量壽)意味著無我,而「南無」(namo)除了表示恭敬外,還有「歸命」的意思(把身心性命歸依於彌陀)。既然表達了歸命的誠心,更要放下自我的執著,把身家性命完全交託給彌陀大能,頑強的自我意志、貪瞋癡的無明習性以及為個人利害得失擔憂掛慮或機心算計的舊心態,也要全部放下,交付給大慈大悲的阿彌陀佛。

所以「歸命」就是因為真誠信賴彌陀而交付自我、捨棄我執,這是「他力」的精義所在。他力不是反對自力。

然而日本淨土真宗的創始人親鸞大師對「自力」的意涵卻有獨到的洞見,他認為末法時代一切企圖依靠自力尋求開悟或成就佛道的修行,都是根植於「自私愚昧」(selfishignorance)的計度和動機,有此自我中心的算計(machination/calculation),便很難根除貪瞋癡的無明習性,以開顯無我利他的大悲心,當然也就很難解脫生死,更不用說成就佛道或菩薩道了。這樣從深層的心理情結去洞察「自力」的問題,就是親鸞大師所說的「自力心」,或說「自力計度心」。20

 

以筆者的理解,「自力心」應包括以下各項內容:

(1)泛指修行人各種觀念上的分別執著,例如執取「阿彌陀佛是大智大能而凡夫小我什麼都不能」的觀念,把凡夫與佛的關係看成對立而非一體不二,這就是自力計度;又如以為自心佛性具足覺悟的潛能,故修行只能依靠自力,不可依靠神/佛的他力;反之,若以他力排斥念佛以外的一切自力法門,則是自力計度心的另一極端。

(2)自我中心和利己導向的心態,例如自以為修行有成就,念佛有功德,或對佛法有超過他人的勝解,不知不覺中間造成貢高我慢心的膨脹;又如念佛、禪修或其他修行都帶有功利念頭,追求個人開悟或智慧成就,使自我感到滿足和榮耀;又如布施助人時存有私我動機,包括貪求功德、福報、回報、表揚等。

(3)善惡分別心,以為我是善人,必能蒙佛救度往生淨土;或以為我是惡人,往生淨土與我無緣。

(4)本文第貳節所述對個人利害得失及未來命運的執著掛慮或放心不下的心態。

(5)深層意識的我執和能所對立的妄識,在潛意識裡總以為有一個「我」在見聞覺知,有一個能念佛號之「我」及被「我」所念的佛號。

 

總之,「自力心」涵蓋「我執」的全部內容,這個概念之所以重要,是因為「自力心」的計度和執著往往潛存於深層潛意識裡,我們經常陷入其中而不自知,尤其是修行者表面上說要放下我執,實際上卻不斷追求個人的成就以及他人的讚美、尊敬、肯定和重視來使「自我」感到滿足或榮耀,結果是修學愈多,貢高我慢心也愈強。

這種微細的我執自力心態,必須依靠正念覺照和內省的工夫才能察覺並加以消除。這是為什麼本文建議念佛者最好接受正念覺照的禪修訓練,時時練習觀照自己的起心動念和深層動機。

 

從「念佛」的立場來看,凡夫眾生對治「自力心」的根本方法是無條件信靠彌陀他力大能來放下對自我的執著,捨棄頑強的個人意志和利己導向的舊習性。念佛者必須全心全意信靠彌陀本願,完全把自我交託(entrusting)或臣服(surrendering)於阿彌陀佛,對個人的利害得失不再計較執著,甚至連念佛求生淨土的念頭也完全放下,才能與佛感應神交,蒙佛力加被,生起清淨信心、慈悲愛心和歡喜心,使生命得到轉化,當下即是淨土。

這樣的「他力」信心跟本文前述西方基督宗教的「因信得救」頗有異曲同工之妙。不同的是,作為「他力」的佛德佛智並不是西方宗教學者所描述的所謂「他者」、「異己者」(whollyOther)的外在神性,也不單是彌陀功德和本願力;而是從諸佛與一切眾生共有的真如佛性所生起的救度大能。

 

這救度大能之所以能生起,乃是因著念佛者的真誠信心及精進修行的善緣所感,感應到彌陀功德和本願力的加持,使真如佛性的無限潛能得以「自我實現」(self-actualization)。

所以彌陀「他力」的救度,也是自力的救度,自力與他力一體不二。不管淨土宗和真宗的教義如何說,就佛理論佛理,「他力」的說法只能是接引信眾的善巧方便,實際上不能脫離「自他不二」的根本佛理。如果不了解這個根本佛理,就會把彌陀「他力」說成大智大能而凡夫什麼都不能,因而主張凡夫除了念佛以外,不要去作任何修行;錯誤地否定自心佛性的無限潛能及精神能動性,會造成嚴重的「所知障」,使念佛者無法與佛「會遇」而生起真實信心(詳見以下第伍節論述)。

其次,阿彌陀佛的「無量光」就是世親大師在《淨土論》裡說的諸佛如來的「無礙光」,也是禪宗六祖慧能大師所體證的「遍十方世界是自性光明」。換言之,無量無礙光明不僅是阿彌陀佛和無量諸佛的德性,也是凡夫眾生的自性本具的潛在德性。

 

人類在禪定中或瀕死經驗中,常常體驗到這種自性光明,西方人說是「上帝之光」,其中包含著上帝的大愛,能給瀕死復活的人帶來身心療癒和轉化生命的力量。這光明之所以無量和無礙,是因為它像太陽一樣,遍照一切處和一切眾生,無貧富善惡之分,也不受貪欲、憤怒、憎恨等心靈染污所障礙,反而能消融這些染污。

此所以《阿彌陀經》說:「彼佛光明無量,照十方國,無所障礙。」因此,我們念佛時必須用心體會佛的無量無礙光明,能照破眾生的無明(如古代曇鸞大師所說),照亮我們心中和世間的黑暗,消融一切罪業,包括貪欲、憤怒、憎恨、敵意、嫉妒等,淨化一切心靈的染污,包括恐懼、焦慮、不安、罪疚、自卑自賤、猜疑、被害妄想、遺憾、掛礙等;並且引導我們生命的道路和方向,使我們走在黑暗裡不會跌倒,走過死亡幽谷而心中沒有恐懼,活在五濁惡世,不被欲望所誘惑,不被邪見迷惑,不被生活中的逆境所困擾。我們所依靠的是如來無礙光明,以及這光明中所含藏的慈悲大愛和解脫智慧。能如是正念思惟和觀照「無量光」,便是通達「念佛」的真義。

 


注:

20  「自力心」一詞的出現可能比親鸞大師更早,因為真宗文獻裡曾引述法然大師說:「終日念佛,而無依念佛之功求往生之自力心。」此外,法然門下的另一傳人一遍上人的著作中也有多處使用「自力我執心」一詞,參見一遍上人著,慧淨法師譯(2004),《念佛金言錄》(台北:淨土宗文教基金會),頁78、82-85。

 

※本文摘錄自〈「念佛」的宗教現象/心理分析與現代實踐意涵〉,《新世紀宗教研究》第十三卷第一期(2014年9月),頁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