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事曆
首頁 學習分享 精選文章 不同觀點 文章內容

「名號即佛」的宗教現象/心理分析(1)

不同觀點

圖 / 佛學多媒體資料庫文 / 陳玉璽著、慧命成長學院摘要

「名號即佛」的宗教現象/心理分析(1)

宗教現象學者伊利亞德(Mircea Eliade,1907-1986)曾提出「神聖示現」(hierophany,或譯為「聖顯」)的理論,謂凡俗事物,如山、樹、石頭等,能在宗教人的心靈直覺裡顯現一種神聖象徵的意義。宗教人透過這象徵去超越有限的凡俗世界,體驗具有超越價值的神聖世界,也就是把凡俗空間轉化為「神聖空間」(sacred space),讓神聖力量藉由凡俗事物而示現。

古代宗教人對神聖象徵的直覺力較強,現代人活在世俗化的「文明」世界裡,已喪失了這種能力。然而我們亟需恢復這種屬於「原始思維」的能力,因為我們面對生死問題,跟古人一樣需要以心靈直覺去體驗神聖,俾能超克生命的困惑及死亡的恐懼。【註21】

 

「阿彌陀佛」是佛教聖者所體驗的神聖象徵,我們念佛時必須能以心靈直覺體會出這個名號的神聖象徵意義,名號才能發揮不可思議的妙用。雖然現代人的心靈直覺比較遲鈍,但它是佛性本覺心的一部分,所以是可以培養的;念佛的好處就是在念佛者與佛的接心交流中,藉由對佛的真誠歸命、信賴、感恩、讚歎、虔誠、敬愛、懺悔等「神聖感情」,並按照本文第貳、參及肆節所論述的法義,放下自我中心和自力計度的舊習性,培養無我無執的修行正智。

我執的習性愈減少,自力計度心愈淡薄,心靈直覺就愈能任運自然地呈現,念佛者也就愈能體悟阿彌陀佛名號的神聖意涵,使名號發揮轉化心靈的妙用。

日本宗教學者町田宗鳳在其研究淨土宗創始人法然大師的著作裡,曾論及這個問題,他說:「現代的僧侶,不論什麼宗派,接受自我否定的洗禮(按指捨棄我執的修行)而達致覺悟的人可說極為稀少。

因此,傲慢的僧侶很多。當自我(ego)變成愈來愈小,絕對者(神或佛)的身姿就變得愈來愈大。在南無阿彌陀佛的念佛聲中,若能捨離自我,佛的聲音就變得清晰可聞。西田氏把這種心理作用稱為『逆對應』。」【註22】

 

町田氏這段話揭示了念佛者必須捨棄我執,才能與佛感應神交而蒙受佛力的加被。文中提到的 西田氏是指京都學派創始學者西田幾多郎(Kitaro Nishida,1870-1945)。作者又引述西田氏的話說:「我們的宗教心這種東西,並不是單從我們自己生起的,是神或佛的呼喚,神或佛(藉由人的身心)在運作。」【註23】 

而神或佛的力量能在凡夫心中運作,乃是以捨棄我執和自力計度心作為先決條件。 如前文所言,「阿彌陀佛」所含蘊的宇宙無限生命(無量壽)意味著「無 我」以及超越生死、人我、善惡等二元對立的不二真理,故念佛者若要領受這無限生命及無礙光明的加持,必須空掉自我。

 

這跟前述西方靈修傳統注重交付自我、臣服,最終「自我掏空」(kenosis),才能領受神的救恩,是同樣的道理。必須附帶說明的是,所謂「捨棄我執」,既不是否定自我,也不是在觀念上把「我執」當作一個實體之物加以捨棄。

一個人若能付出無私的愛心,施捨寶貴的時間、精力或金錢去助人利他而不求回報,就是在捨棄我執:時時觀照覺察個人身口意的過失和貪瞋習性而勇於去惡從善,也是在捨棄我執。

事實上,一切如理如法的修行都是在幫我們捨棄我執,這是為什麼本文強調念佛者必須兼修布施、懺悔、禪定禪觀等六度萬行,藉由正確的修行培養無我無執的正智,才能生起對佛的清淨信心而與佛感應道交。

 


註:

21  本段部分內容參考自游宗淇(1998),〈宗教象現:其緣起、發展及困境〉,《哲學雜誌》,第26期,以及伊利亞德著,楊素娥譯(2001),《聖與俗──宗教的本質》(台北:桂冠圖書)。

22  本文作者譯自町田宗鳳(2009),《法然を語る》(東京:日本放送出版協會),頁148。

23  町田宗鳳(2009),《法然を語る》,頁148-149。

 

※本文摘錄自〈「念佛」的宗教現象/心理分析與現代實踐意涵〉,《新世紀宗教研究》第十三卷第一期(2014年9月),頁1-47